搜索: 标题 内容  
简体 | 繁体 | 默认
联系我们
设为首页
加入收藏
中国篮球新闻奖评选
篮球专题
 
CBA   中国篮球之队
 
WCBA   NBL

直行,前方新生活(文字类)


体坛周报  史琳杰
马玉坤职业生涯数据
赛季 球队 得分 篮板 助攻
1995-96 沈部 4.9 2.8 0.4
1996-97 沈部 8.3 4.0 0.4
1997-98 沈部 9.2 4.4 0.7
2000-01 沈部 12.0 4.6 0.9
2001-02 广东 11.0 3.5 0.7
2002-03 陕西 11.3 2.7 1.2
2003-04 辽宁 9.5 2.4 0.5
2004-05 陕西 8.6 2.6 0.8
2005-06 河南 15.6 4.0 0.6
2006-07 广厦 10.8 3.2 0.8

■记者史琳杰发自沈阳
过去的马玉坤
甲B的MVP;国家队一员;CBA著名流浪汉
    沈阳车展搞得不是很成功,都到上午10点了,会展中心东门路口还是门可罗雀,紧挨着的马路上车来车往,却都是一溜烟开过去,很少有车拐到会展中心来。
    在这个路口值勤,已经干站了三个小时的马玉坤说:“今天的任务太轻松了。”他指了指斜对面的奥体中心,“看见没,去年奥运会期间,在那差点没把我给累趴下,动不动就是在那呆上一天啊!”
    奥运期间,在奥体中心外的大太阳底下值勤,除了任务累,心里也不是滋味。
    一年前,他还是球场上的主角!2000年,他以场均得分超20的表现带领沈阳部队男篮升A,理所应当的拿了甲B最有价值球员,在那届甲B联赛,他剃了光头,时不时还来个胯下传球,威风得很;在2000-2001赛季凭借优秀表现在赛季结束后入选了国家队,接着,在当年的世界大学生运动会他帮助中国队拿了个亚军——那是中国队迄今为止在世界大学生运动会上最好的成绩,那拨和他一起创造历史的队友,有后来被称作中国长城的姚明、大郅、巴特尔,有后来成为联赛冠军双子星的朱芳雨、杜锋,还有主帅郭士强。
    后来混得也不差,沈部实力弱,在甲A征战了一年降级,可马玉坤却是抢手的内援。2001-2002赛季在广东宏远,2002-2003赛季在陕西,两个赛季平均得分都上双。后面两个赛季,先后在陕西和辽宁,状态稍有下滑,却也场均接近10分,那两个赛季,一是伤病影响,二是,他的关系所在球队沈部,即将被撤编的消息已经开始在流传。
    2005年初,沈部正式撤编,球员打包卖给了浙江广厦,他也去了广厦,撤编时“军转”,他的关系转到了沈阳交警支队。
    关系落好了,后半生的生活保障有了着落,加上广厦待遇又不错,看上去,没什么可愁的了,那年广厦还没进CBA,把他租借给了河南仁和,2005-2006赛季,他打出了CBA生涯的最高水平:场均15.6分,4个篮板。
    结束后回到广厦,状态依旧不错,接下来的那个赛季,他在对北京的比赛中拿到个人CBA生涯最高的单场40分。
    世事难料,2007年初,赛季还没结束,单位通知他:领导有新决定了,这些“警察球员”必须回去上班。摆在他面前有两条路,回来上班,或者开除。
    2007年5月,他在开设在联赛官网的博客里留下新的博客地址,并留下一句话:这个博客是球队开的,已经下岗。
    俱往矣,当初那个在球场上生龙活虎的小伙子,现在是沈阳街头的一个略有些谢顶的高个警察,偶有路人好奇,瞅上几眼,然后嘟哝一句“这么大个不打球当警察可惜了。”马玉坤听见了,轻轻一笑,往事历历,就像身后的车流,一晃,就过去了。

现在的马玉坤
普通的交警;褪去的光环;篮球是禁区
    其实马玉坤心态不错,就在车展前一天,他在单位值班,媳妇的电话进来,马玉坤对着电话说,“值完班还有任务,对,明天早晨有个车展,得到明天中午才能完事,要不你也来看看,买个奔驰宝马啥的回家。”搁两年前,咬咬牙买个奔驰宝马啥的,以他的收入水平,买也就买了,现在,这当然是句玩笑话,他继续对着电话贫,“没事,不就奔驰宝马嘛,你一会先去卖个肾,再把眼角膜给卖了,车钱不就够了!”
    挂完电话就自嘲,“可比不了球员,能有个普通车开开就很不错了。”他的车就停在单位楼下,起亚越野,20万左右,回单位上班后买的,用的当然是前面打球时存的钱,原本想买更便宜些的车,可轿车实在不适合他那2.05米的身高,选的这款起亚,差不多已经是越野车中最经济的一款。
    如果没有出勤任务,每周的周一到周五,早晨7点半开车从家出来,傍晚5点半再从单位开回家,有时会捎下同事——和他一样的普通交警,一个月三千多块死工资,是指望不上买车的。
    马玉坤的月收入能将近四千,比单位里其他普通交警要略多些,那是因为“军转”前他的军衔是正营,按照级别转过来,对等的就是主任科员,享受正科级待遇,职务上,还是一普通交警,比别的普通交警,一个月能多出个几百块。
    这和两年前打球时的几十万的年薪没法比,那时候,这比别人多出的几百块,不够出去吃一顿的饭钱。
    收入上的差异,他不是特别在意,“早就想到过会有这么一天,运动员不就是吃青春饭吗?”何况,他现在毕竟捧着铁饭碗,爱人自己开了个小公司,生活算是无忧。
    但明星光环的褪去,让他有点难以转换过来。那时候多风光啊,在几千名球迷的欢呼声中出场,通道两侧的球迷手伸得老长,能够碰到球员一下都觉得欣喜若狂,“我特别喜欢那种感觉,很难忘记。”马玉坤说。现在呢,他笑了笑:“现在就是一普通交警,上边有领导,旁边有同事,不可能把光环带到这里来。”
    刚回单位的时候,还是带了点光环来的,有人能认出来他:“你不是那打球的马玉坤吗!”对篮球不是很熟的说:“你不是那打球的谁谁谁吗?”再普遍一些的,就是执勤时总会有路人议论:“哎呀,这么大个不打球,跑来当交警,可惜了!”
    这种光环简直就是无恶意的羞辱啊,对他来说,烦透了,尤其是那些路人的议论,几乎每次出去执勤都会听到有人这么说,“我总不能过去解释,我过去就是打球的吧!”他叹着气,这时候,他真羡慕他的同事周鑫鑫,当初沈部的队友,“军转”时一起转到沈阳交警支队特勤处,周鑫鑫身高1.93米,在沈阳街头,至少不那样扎眼。他只好自我安慰,起码有个比他更痛苦的,李建周,也是沈部出来的,现在也是同事,那哥们,2.18米。
    这几个当过队友又变成同事的家伙,常聚在一起聊天,但篮球是禁区,没人会去提和篮球沾边的事,他们刻意地回避这个话题。马玉坤尤甚,到单位上班后,再也没看过一场篮球比赛,要是看到电视里在转播篮球赛,立即找遥控器换台。上网也不看篮球新闻,要是有同事兴奋地跑来说,“XX车震被记者拍了!”他“呃”一声,绝不问究竟。“什么阿联换队了,姚明受伤了,全是听同事说的,我从来不关心。”
    不关心,是因为要刻意提醒自己,现在已经不是球员,就应该安心做个普通交警,不然,想多了,闹心的还是自己。也有些其他的因素:几个人得淡化自己的特殊之处,在机关上班,低调是永远不会错的职场法则。
    所以马玉坤开始并不愿意接受这次采访,在记者托他的丹东老乡兼前辈李晓勇出面联系之后,又再三向他表示我们的采访主题,他才答应,“那就来我这唠吧。”

被“欺负”的新交警
枯燥的等待;24小时值班;不易干的工作
    这天正好是他值班,我们就在六楼的值班室聊,值班室很简单,一排储物柜,一张办公桌,两张床,轮到谁值班,就要在这呆上24小时,随时待命,有突发任务就得出发。
    本来约好是在他办公室,可和他一起值班的同事有任务出去了,剩他一人,“算了,不去办公室了,就在这吧,这不能离了人。”他已经在这屋子里呆了六七个小时,第二天是周末,正常应该休息,可是有车展任务,在值完班后他还需要继续加班。
    正常是周一到周五上班,早晨8点半上班,傍晚5点半下班,没有出勤任务的话,就在办公室呆着,比较闲,也比较枯燥,中午有一个半小时的休息时间,可以看会电视或者打几把扑克,但一到上班的点,就必须各回各位。这阵清闲的日子不多,十一期间天天有任务,后面缓了几天,然后又是什么老干部座谈会、电视台文艺晚会……楼道里的工作计划表上,10月份需要出勤的计划排得挺满。马玉坤说,像这样,几乎就很少有休息了。
    边抽烟边聊,他抽的是扁壳555,烟身长,劲大,烟缸里烟屁股扔了不少,“以前要这么抽,早废了。”马玉坤说。到单位上班后,动辄熬夜,烟就凶了起来。
    刚来报到的时候,安慰自己说,哎呀,当警察了,就不像球员那么苦了,没想到,更累!
    他的第一次出勤倒是挺有意思,护送两架飞机从沈飞制造厂去会展中心参加制造业博览会,他那辆警车断后,过一个桥洞时突然前面停下,原来桥高和飞机高度差不多,后来同事想了办法,先测量了高度,然后把飞机轮胎气放掉,最后安全通过。他觉得,新工作还挺好玩。
    接下来发现,这样好玩的任务不多,更多的是枯燥的等待。“奥运会的时候,有一次在高速上值勤待命,保证高速公路畅通,在路上呆了48小时,困了就在车里睡会,车小啊,腿伸不直……”马玉坤形容这种累比打球的累更熬人,“好比女人逛街,逛一天没事,可让男人去逛一天,妈呀,不得出人命啊!”他开玩笑说。
    去年冬天,沈阳周边一个地方发生矿难,他们去维持交通,一去又是24小时,夜里没什么事了,七八个警察挤在一台面包车里,却不敢开暖气——开了容易犯困,冷一点,大家还能保持清醒。
    新工作,没他想象的那样好干。
    刚开始执行任务的时候,他常常不知所措:遇到违章的司机,他过去“三敬礼两告知”,司机在车里给他个白眼,不搭理他,“又给他重复一遍,还是没理我,反冲我一顿骂,当时真的蒙了,不知道该怎么办了。”好在来了个同事,一个老交警,三下五除二就让违章司机乖乖认罚,他不明白,自己没有做得不对的地方啊,都一样啊,老交警就笑,“有些司机就敢欺负新交警,过一阵你看上去不像个新交警,就不会遇到这种事了。”马玉坤苦笑,当初在球队,自己还是个新人的时候,给老队员跑路买酒买菜,原来新人受“欺负”,不光是球员圈子才有的事啊!

最现实的选择
甘做普通人;没有思想斗争;稳妥的生活
    马玉坤他们那一拨,基本都转到了公安系统,有一两个没转,因为有教练员资质,比如贾楠,当时撤编时已经是球员兼教练员,能够保留军籍,就不需要再找个单位来保障,所以贾楠在马玉坤离开广厦后能继续留在那打球,现在年龄大了,又在沈阳东进男篮找了个活。
    马玉坤差点也能享受到这待遇,他出道早,成名早,撤编前给他安个教练员身份那也正常,可那是个论资排辈的地方,论资,足够了,排辈,因为年龄小,就轮不到他。他也不想抱怨,这样的潜规则,又有多少单位能例外呢?
    于是,他开始甘做一个普通人,“单位里想再往上升挺难。”马玉坤说。但工作却也兢兢业业,有朋友违章了,找他想销掉罚单,面子要给,口头上应承着帮找人,回头自掏腰包把罚款给交了。往高了说,讲原则,往低了说,他在意这份工作:在他生活的这座城市,据说有退役后做搓背工的奥运冠军,有受伤后去给人看大门的球员——这些他是以前看一篇报道上写的,“那个记者借这些现象写到了中国运动员退役后的保障问题,虽然我是有保障的了,可我知道,很多运动员在退役后的生活都是很困难的。我觉得那篇文章写得太好了,特别想认识那个记者,好好请他喝顿酒。”马玉坤说,他自己就认识一些从辽宁男篮退下来的队员,找工作很困难,有去效益不好的厂里上班的,钱挣得少,还整天担心着厂子千万别哪天说倒就倒。自己的这份工作真不错了,至少在普通人眼里,体面,稳妥。
    “当初也考虑过干脆放弃这个身份继续打球。”马玉坤说,他当时的状态,找他的球队不是一家两家,除了CBA的球队,甲B的球队几乎都找过他,以至于在他向广厦提出要回沈阳工作不能再继续效力时产生了误会,俱乐部以为他想转会,不想放他走,后来他回到沈阳上班后误会方才消除。
    放弃交警工作的念头只是一闪而过,“很现实,我们球员从小就在体工队打球,几乎没学过什么文化知识,自己去找工作,就业形势那么严峻,我们凭什么和那些大学生研究生去争?”有个单位多好,到老了,还有单位养着,马玉坤说,他没做什么思想斗争,就回到了沈阳,回到了单位报到,成了沈阳街头一个普通的大个子交警。

【尾声……】
    10月24日中午11点,沈阳会展中心的东门路口,两辆黑色轿车拐出去,马玉坤对讲机响了,“XX和XX走了,没什么事了,差不多可以撤了。”xx和xx,沈阳交警都知道,那是两位市领导的车牌照尾数。马玉坤也早把市里各路领导的车牌号都记在心里。
    收队,马玉坤和同事一起钻进面包车,二十分钟后,他回到单位楼下,开着他的起亚回家,家里,媳妇已经做好饭了吧,马玉坤靠在车椅背上,笑了。生活,有时候不就是一顿热乎乎的饭菜的事吗!



网站简介 - 广告服务 - 网站地图 - 帮助信息 - 联系方式
Copyright © iwms.net Powered by iwms 4.5
2006 - 2018 Copyright www.cba.gov.cn All Rights Reserved  国家体育总局篮球运动管理中心|中国篮球协会官方网站  版权所有
WWW.CBA.GOV.CN 京ICP备10036453号    CBA联赛举报邮箱:cba_jb@163.com